就在李俊三人坐着三轮车兴冲冲杀往小吃一条街准备喝酒庆祝高考结束的时候,庐陵市政fǔ大楼10楼最西边的小会议室里是一片肃穆,全市13名市委常委正坐在椭圆形的绛红‘色’会议桌前出席市委常委会议。

  把在座13名常委扫视了一遍,范舒同心里冒出一股莫名的烦躁。作为市委书记,最彰显权利的就是在常委会上。平常大家都说“书记管人事、政fǔ管实事”。书记管人事,首先要掌控的就是书记办公会和常委会。

  可范舒同现在这两样都没有完全掌控。原先掌控的书记办公会因为陆中伟倒台变成了只有廖顾项一个同盟者,而求钟意因成微山兼任副书记反倒有两个,另外一个鲁舟山则独立一派。

  书记办公会丢了,常委会也好不到哪里去。现在13名常委中,属于他这一系的有副书记廖顾项、市委秘书长冯‘玉’山、政法委书记单甘河、军分区政委罗一鸣四个,求钟意有副书记、纪委书记成微山、副书记李伟雄、组织部长周亚东,其他鲁舟山、葛云山、祝致和与江亚洲四个是一团。

  虽然说他这一系人最多有5个,求钟意和鲁舟山各占4个。但从人数上来讲,他没有掌握过半数,从实力上来讲,求钟意这系人最强。反正说来说去都不如他的意。

  因此,从庐陵市重新洗牌之后,他是能不开常委会就尽量不开常委会。每开一次常委会,他都觉得特伤脑筋,都得提前做工作谈感情让利益,真是既伤神又伤心的麻烦事。

  可召开常委会也是有组织规定的,他这个书记虽然有决定开与不开的权利,但也不能一直不开,毕竟这么大一个市,还是有很多事情需要常委会决定。

  像今天的常委会就是这样,两项议题。一项是常规的,总结上半年的工作谋划下半年的工作;还有一项就是现在是毕业季,大学毕业生的分配问题也得商议。

  当然,一般的大学生用不着麻烦到市一级,可安排了一个大学生,说不定就腾出了一个科员,动了一个科员,就动了一个副科,然后就正科、副处、正处,这样一级影响一级,到最后就牵扯到人事安排然后得上市委常委会。

  第一项很好过,无非是看看GDP总量,分析分析各行各业的长短,再结合庐陵的实际商量几项措施,明确各个县的指标和责任。

  第二项虽然难,但这次牵扯到的正科级以上的人事调整总共是四个,分别是裴宇航下放后腾出的市农业局副局长,市计委一名副主任到龄退休,市文化局局长调离,市政fǔ办空出一个副秘书长。

  按照范舒同的设想,他计划拿下农业局和文化局两个位子,政fǔ办给求钟意,计委副主任给鲁舟山他们。四个位子,书记拿两个,其他人各一个。在他认为应该很宽容了,而且他事先跟鲁舟山通过电话做过‘交’换,求钟意应该翻腾不出什么。

  前面农业局、计委、文化局三个位子很顺利,求钟意除了挑了点‘毛’病但还是同意了。接下来就是讨论市政fǔ副秘书长,按常规,周亚东代表组织部提名,大家议一议就通过了,他也没想在这个问题上卡求钟意。

  可周亚东提名之后,求钟意随即表态说,原定的人选刚查出身体出了点意外不能胜任副秘书长这个职务,需要更换一个人选。范舒同心想反正都是你的人,你想换一个也无所谓当即同意了他的临时请求。

  可等求钟意把新人选说出来,范舒同心里就难受了,求钟意居然会提名现在的市委督查室副主任朱文章。朱文章是谁?姑且不说已经是一个56岁的老头子,就这么多年来那份态度就让范舒同极为不喜。

  作为一个市委直属部‘门’的下属,你不投靠我这个市委书记,是不把我这个市委书记放在眼里?还是太把自己当一回事了?得,既然你看不起我这个市委书记,那你就乖乖在监察室这个说重要又不重要的部‘门’里窝着吧。

  可现在求钟意提到他,就让范舒同对朱文章更添了一层厌恶。求钟意为什么会提名朱文章?范舒同立马联系到了几个月前发生的那起调查事件。

  虽然说后来他很庆幸朱文章没按照自己的意图定‘性’,但事情不仅要看结果还要看过程,至少朱文章当时没有遵照自己的意图办事,这就说明他的态度有问题。而求钟意现在提这个名,显然就是冲这一点来的。

  当然,朱文章要当了这个市政fǔ副秘书长,级别没变,还是由正处到正处。但跟监察室副主任相比,这个副秘书长可是正处级实职。也就是说,朱文章这么一变,就把括号给去了,变成了市政fǔ办的一个实权干部。

  想到这范舒同又想起了现在福洲正在发生的潘熊事件,昨天福洲县委县政fǔ已经把事件的初步调查结果上报了。没想到这件事除了牵扯到李振之外,还牵扯到周亚东和农家食品公司的一个董事。

  要不把这事在会上提提?范舒同心里正权衡着,突然感到会议室里好像太安静了一些。回过神来一看,在座的所有人都一声不吭的在那写的写、玩笔的玩笔,发呆的发呆,看样子是所有的人都发过言就等他了。

  “咳咳”范舒同干咳了两声掩盖过尴尬,才开口说到:“我谈点想法,朱文章同志是老同志了,能力不错。不过我听说朱文章同志最近总抱怨‘精’力不足,说是他那个小儿子不太听话,他想‘抽’更多的时间去教育孩子。同志们啊,下一代的教育可是大事,我们总不能让同志们抛家弃子干工作吧?”

  范舒同感叹了一声结束了自己的话,虽然说他没有明确表示不同意朱文章任市政fǔ副秘书长,但反对的态度已经拿出来了。

  他虽然没提朱文章的缺点,但也隐含了两层意思。一是朱文章是老同志那年龄就大了些,再担当市政fǔ副秘书长已经不合适。另外他要‘操’心家事,我们做领导的不能不管人家的家庭情况,硬绑着他干工作,从而影响他的孩子的前途。

  “范书记说的情况我也有所了解。”范舒同话音一落,坐在他身边的求钟意就停下手里的笔赞同到。

  等其他常委会诧异的望过去,他才不急不缓的接着说到:“不过话又说回来年龄大有年龄大的优势,我记得范书记刚来庐陵时就说过,年龄大更稳重,经验更丰富。现在政fǔ办的事多而杂,我认为正需要这样一位同志来协助秘书长更好的开展工作。”

  说到这儿,求钟意停下来端起茶杯喝了口茶接着说到:“至于范书记说的下一代问题,前两天我刚好碰到朱文章同志也说到这个。大家可能不知道,文章同志的小儿子朱向辉在读高二,成绩是不太好但却是个体育人才,前一段时间已经被省体校录取了,说不定我们庐陵今后多了个世界冠军。”

  就在大家为求钟意的这个消息‘交’头接耳议论时,求钟意又说话了:“因此,我相信朱文章同志完全能够在市政fǔ副秘书长这个位置上发光发热。不过,范书记的话也给我们提了个醒,我们用人不仅要考虑能力问题,也得设身处地为当事人想。这一点,范书记看的比我们高比我们远,值得我们认真反思和学习。我就补充这么多。”

  看到求钟意说完又拿起笔在那写写划划,范舒同脸上没什么表情,心里就像吃了口大便似的难受。求钟意从头至尾没直接质疑他的话,但实际上却连扇了他三个巴掌。

  你说年龄大,人家就搬出他曾经说过的话;你说孩子,人家孩子上大学了,最后还高高的捧你一把,什么看的高看的远,这骗鬼呢?意思是谁知道你说朱文章的那些话是真话还是鬼话呢?

  “好了,既然求市长这么说了,那大家看看还有什么意见?没有意见就表决吧?同意朱文章同志任市政fǔ副秘书的请举手。”范舒同强压着心里的难受继续主持会议到。

  “同意”范舒同最后一个“手”字余音未了,求钟意便利索的举起了右手。

  “同意”求钟意带了头,成微山、李伟雄、周亚东立即跟上。

  “同意”看到范舒同微微点头,廖顾项、冯‘玉’山、单甘河、罗一鸣等四人也举起了右手。

  “同意,全票通过,朱文章同志任市政fǔ副秘书长。”范舒同最后举起手朗声宣布到。

  “同志们呐,通过朱文章同志的任命,让我感触颇多啊。”就在所有的人开始收拾东西等着范舒同宣布散会时,范舒同突然颇有感叹的说到。看到范舒同这个架势,所有的人都意识到今天的常委会还没完,又调整了一下坐姿等着范舒同继续。

  “刚才说到朱文章同志的孩子教育问题,我就想起了昨天我接到的一份来自福洲县的报告。”范舒同看似无意的扫了周亚东一眼,才接着说到:“泛亚集团正在和福洲县洽谈买断手帕厂的事情,这个大家都知道的,可最近泛亚集团的潘总被人打成重伤住院,经过调查,打人的居然是副县长的儿子!!”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无双小说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重生之商路仕途,重生之商路仕途最新章节,重生之商路仕途 79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