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商路仕途 第206章 出事了(三十四)

小说:重生之商路仕途 作者:回家的蝌蚪 更新时间:2018-04-04 11:58:26 源网站:79文学
  说到底李俊对正统两个字的理解还不够,因此尽管李俊绞尽脑汁费尽口舌说得口干舌燥,也只从岳飞云嘴里挖到“服从组织处理”六个字,到最后干脆脸皮扭曲眼眶发红的坐在那猛‘抽’烟。

  看到岳飞云这个模样,李俊只好把身上仅剩的一包华掏出来扔给他悻悻而去。他也知道岳飞云已经处于奔溃边缘快撑不住了,只要稍稍加把劲说不定就能‘逼’得岳飞云说出实情。

  但他打心底里不想把一个硬汉子往死里‘逼’,既然岳飞云不愿意说那就不说了,自己另外再想办法就是了。

  从岳飞云那里出来,心有不甘的李俊直接去了雷郎才的办公室,他已经顾不得郑‘波’是否正等着他自投罗。相对于岳飞云的军人生涯来说,郑‘波’的骂或者更严厉点的处罚都算不了什么。

  老天这回开眼了,李俊闯进主任办公室的时候,办公室里就只有雷郎才一个人。看到李俊没半点规矩就这样闯自己的办公室,雷郎才两眼圆瞪就要发话。

  李俊没给他这个机会,跑到他面前立正“啪”一个军礼后,然后从兜里掏出自己的军官递上去证朗声说到:“报告,江南省军区督察处少校督查员李俊奉命前来了解岳飞云同志在校期间的有关情况,请雷郎才上校给予配合。”

  省军区督察处督查员不是李俊自封的,李俊晋升少校后就孔行山考虑到他不适合再挂在军区警备连就给他安排了这个职务。这个巡查员跟地方上的调研员督导员相类似都是有级没权的闲职。

  加上当时这种巡查员已经有近十个,多他一个不多也无所谓,孔行山就这样给安排了,不过想破孔行山脑袋也不会想到李俊会把这个名头派上用场。

  接过李俊的证件雷郎才瞄了瞄就像扔垃圾似的扔回去,然后起身从件柜里拿出一叠资料扔在桌子上让李俊自己看。

  对他这种多年的老军旅来说,李俊在玩什么伎俩他一清二楚,不揭破是因为他自己也对岳飞云的处理结果感到不满。现在李俊要为岳飞云想办法,他乐见其成都来不及哪里还会揭破。

  用了大约半小时,李俊把所有的材料详详细细从头到尾看了好几遍,应该说看完以后李俊是打心底里佩服‘弄’这几材料的人。

  材料一共两份,分别是袁州市军分区和福安县政fǔ的调查汇报。军政双方做的材料不仅详细简直称得上完美无瑕,从头至尾无数证据都证明岳飞云是导致事件发生并‘激’化的主要责任人。

  事情其实很简单,说白了就是一起暴力抵抗拆迁的事。福安县去年引进了一个叫叫袁州实业投资有限公司的投资商,打算投资2000万元在福安县西部兴建一个占地400亩的大型商品集散市场。

  根据袁州实业和福安县政fǔ的协议,对涉及到的拆迁户由福安县政fǔ进行评估,然后由袁州实业按照每平米150元的价格予以补偿。

  岳飞云的家恰好就在这片区域内,用材料上的话来说,得到他回家探亲的消息,福安县政fǔ有关部‘门’立即找到他请他协助做家人的思想工作。

  用材料上的话来说,就是他们此前已经多次上‘门’也做过深入细致的思想工作,但岳飞云的家人始终以房屋评估面积与实际不符而拒绝拆迁。

  材料认为岳飞云刚开始的所作所为还是符合军人标准的,但后来也许是受到思想落后群众的影响或是碍不过亲情和邻属关系,从支持政fǔ拆迁工作转变成了消极应对,到最后带头抵制。

  并在政fǔ启动强制拆迁带头殴打执法人员干扰政fǔ执法,导致整个强制拆迁行动失败,并由此引发了拆迁群众的大面积抵触,使得整个项目无法顺利实施。

  材料认为,作为组织多年培养的现役军官,岳飞云不带头支持政fǔ的工作已经辜负了组织的培养。而且其行为给普通群众留下了极其不好的示范,在社会上造成了极其严重的恶劣影响。

  让李俊最感到意外的是袁州军分区对这件事的态度,一般来说,每当地方和部队的人产生纠纷,部队都是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把犯事军人带回军营,然后主官嚣张强势出场,接着地方识趣让步,最后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就不了了之。

  但这次令人出奇的是,袁州军分区的调查材料和福安县的几乎是如出一辙,虽然有极个别地方措辞不同,但结论却和县里一样,完全同意县里提出的开除岳飞云军籍的建议。

  但李俊还点不明白,就是材料既没有陆院对岳飞云的处分结果,也没有省军区的处分决定,这有关赵磊岳飞云要走的传言是哪里来的呢?

  如果这个消息是别人说的也许李俊会怀疑其真实‘性’,但赵磊不同,将‘门’之子自然有打探消息的可靠‘门’路。

  “看不懂?不明白?”看到李俊在那皱着眉头把材料翻来覆去,一直没开腔的雷郎才突然问到。等李俊点点头,雷郎才指了指头顶接着说到:“老头子顶着呢,但估计也顶不住多久了。”

  “主任,接下来这几天我不参加军训了,有点急事请个假,你看行不行?”李俊若有所悟的点点头表示明白了,接着涎着脸提出请假。

  “这个!!”雷郎才盯着李俊瞅了几分钟才接着往下说到:“嗯,有急事请个假合情合理,好了,我批准了你的请假,放心去办事,没办好之前就别回来了。对了,要不要我帮忙?”

  “人就不要了,我自己能处理。”李俊的小心脏抖了抖但还是回掉了雷郎才帮忙的提议。

  “嗯,对了,刚才老头子说要找哪个人有事来着?说是把他家小兰给气哭了。哎呀,这年纪大了就容易忘事。”雷郎才突然拍了拍额头嘀咕着,听得李俊小脸发白差点没忍住转身逃走。

  看到李俊真的被吓倒了,雷郎才似乎很满意,拿起挂衣架上的大盖帽吹了吹灰尘戴上,抛下一句“走吧,回江大,难道还想我请你吃饭?把‘门’关上”也不管李俊有没有跟上大步出了办公室。

  等雷郎才走出‘门’外不见,李俊才拍了拍心脏长舒了口气心里暗骂了一句加快脚步追了上去。这些老家伙咋就一个比一个喜欢捉‘弄’人呢?要不是咱心理承受能力强,早晚会被吓死。

  上车后李俊又请雷郎才弯了一下岳飞云的宿舍。跑上去‘逼’着岳飞云写了一封短信扔下从雷郎才车上顺来的两条华,李俊才坐着雷郎才的车离开了陆院。

  在不远处的一幢小别墅二楼,站在窗口前的郑米兰把望远镜扔进旁边椅子里,自己怏怏的倒在粉红‘色’的‘床’上。虽然没看到李俊的人,但她知道他肯定坐雷郎才的车子走了。

  痴痴的望着同样是粉红‘色’的‘床’帐,想到刚才‘操’场李俊说的那些话,郑米兰抓起‘床’头一只大布娃娃嘴里念着“臭李俊死李俊”用力的‘揉’着,但‘揉’了十来下又轻轻的把‘揉’皱了的地方抚平,爱恨‘交’织的小‘女’孩心态在这时表‘露’无遗。

  回到江大李俊先去了趟江大后街的家,这次出去至少要有一个星期,除了要带必要的物品还得跟狄凤她们知会了一声。不然时间长了引起他们担心,说不定就会打电话通知李振和施燕燕,这可不是李俊所希望看到的。

  听到李俊说部队要出差,狄凤一点意外感都没有。狄凤曾经‘私’下里也揣摩分析过李俊,发现原先了解的少时似乎还看的点清楚李俊,现在掌握的情况越多反而越看不懂了。

  就拿身份来说,李俊现在集学生、军人、老板、纨绔等等于一身,一只手都数不过来了,更别提其他的东西。

  从家里出来,李俊提着背包直奔学校图书馆前面的停车棚,平常不用时嘎斯车都停在这里。车子挂的是军牌,进出江大没有丝毫问题,大‘门’口的警卫连拦都不敢拦。

  车子冲出江大李俊直接去了办事处,自从上了江大他就没去过那里,用他的话来说是放权,不过陈广浩把他这种行为定‘性’为偷懒。李俊也不以为意,你爱咋说就咋说,反正老子就是不去。

  但这次要去的是袁州,一个前世去过今世陌生的地方,而且要办的事情也存在很大风险,他不仅需要帮手也需要护卫。

  跟上次来,办事处有了显著变化,一堵新砌的围墙锆示办事处正在作新一轮的扩张。前段时间公司用500万把晨光机械厂这一带的十亩地厂区买了下来,打算建一幢10层高的大楼做农家集团总部。

  看见李俊的车子开进小院,仍旧挂着办事处主任的名头,但实际上已经成为总部基建工程总负责人的汤灿又惊又喜的从楼里迎出来。

  这也怪不得他,李俊的升学酒他都赶回去参加过,可开学有一段时间了李俊都没来过,这让他还真担心是不是工作没做好让李俊对自己有看法了。

  今天李俊突然大驾光临,汤灿还以为李俊这是在玩突然袭击呢。有了这个念头能不让他心里既感到高兴又担心吗?

  高兴的是李俊终于舍得来看看他了,怕的是工作上要有什么差错被抓了现行那就完蛋了,现在可是他人生的又一个关键时期。手机请访问: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无双小说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重生之商路仕途,重生之商路仕途最新章节,重生之商路仕途 79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