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浩冷哼一声,右手抬起时在乾坤袋上一拍,立刻两把木剑无声无息出现,紧接着一张符纸落在孟浩手中,将其身体瞬间隐藏。

  就在这时,那诡异的身影化作的蜡黄面‘色’男子,已整个人漂上了山峰,一路所过,一切植物瞬间枯萎,如被吸走了全部生机,青石小路也都成为了灰‘色’,仿佛在这一瞬,这整个山峰,被一股浓浓死气缭绕。

  可偏偏,外界对于这里的死气,根本就没有丝毫察觉。

  这身影漂浮而来,在孟浩的阁楼外,没有半点停顿,漂来间居然直接穿透了阁楼,出现在了二层。

  月光下,他整个人漂悬,双目无神但有幽光闪耀,一股难以形容的妖异之意,在其身上缓缓散开,四周一片安静,蜡黄面‘色’的男子,以其幽眼看向这二层阁楼。

  孟浩根本就没挪动丝毫,他盘膝坐在那里,只不过身影被隐藏,此刻也在观察眼前这身影,他自然一眼就认出对方的身份,只是如今此人的模样,明显存在了极大的问题,孟浩又想到昨夜传出惨叫的山峰,正是这蜡黄面‘色’男子所在之地。

  此时此刻,他已然明白了大半。

  “此人已死,被人制成了傀儡,又或者是被某种鬼魅之灵‘操’控了身躯……”就在孟浩这里若有所思的瞬间,忽然他身子猛地向后一动,刹那间就生生挪开了一丈。

  轰的一声,一股‘波’纹直接从孟浩之前所在的地方扩散开来,所过之处,桌椅之物立刻成为飞灰,那蜡黄男子的身影,双眼幽芒大盛,整个人扑向孟浩,仿佛可以看破孟浩的隐身。

  孟浩双眼冷芒闪动,索‘性’直接撕下隐身符,迈步间右手抬起掐诀一指,立刻那两把木剑瞬间飞出,直奔这身影而去,此身影根本就不闪躲,任由那两本木剑穿透了身体而过,‘露’出了两个窟窿,但却没有丝毫鲜血散出,如同这蜡黄男子只有一场皮,没有丝毫血‘肉’存在。

  若仅仅如此也就罢了,更是在这个时候,蜡黄男子身体被穿透的窟窿,自行扩大,连接在一起后,如形成了一张大口,直接从蜡黄男子身上撕扯开来,直奔孟浩仿佛要将其吞噬。

  孟浩神‘色’不变,身子退后时右手掐诀,向前一挥,立刻一条火龙轰轰而去,直奔那身影而去,可眼看就要碰触,那身影依旧还不闪躲,反倒向前一冲,居然间那火龙吞噬。

  转身时,他看着孟浩,嘴角‘露’出狞笑,再次扑来。

  孟浩皱起眉头,双手掐诀时向前一按,立刻从他储物袋内,飞出了不少飞剑,这些飞剑刚一出现,立刻就自行崩溃开来,化作无数碎片,夹杂着冲击之力,如一片漩涡之风,直奔蜡黄身影,紧接着,那两把木剑也飞回,带着锐利之意,刺向这身影的头颅。

  紧接着,黑‘色’小网也被孟浩一把扔出。

  砰砰之声传出,那些飞剑碎片直接落在这身影全身,将其身体直接分割的一瞬,两把木剑再次穿透其头颅,可这身影……哪怕是此刻全身残破不堪,就连面部也只剩下了一半,但那半张口,也依旧‘露’出诡异的笑容,扑向孟浩,虽说立刻就被黑网笼罩了身体,但竟从那网的间隙内,身体扭曲的钻出。

  甚至在其身上,此刻还有阵阵吸力出现,使得这二层阁楼颤抖,仿佛要全部都被这身影吸入腹中。

  “打不死……因其本来就不存在生机,难怪可以灭杀不少筑基修士。”孟浩皱起眉头,看着那扑来的身影,目中‘露’出一抹越加凌厉的寒芒,眼看这身影扑来,孟浩右手抬起掐诀,一指下方大地。

  “封妖……”

  “第八禁,封身!”孟浩右手从大地抬起,指向那诡异的残破身影。

  这一指之下,阁楼猛地震动,整个山峰都在这一刹,震动起来,可这震动并非真实,只是一种虚幻的感觉,震动的是孟浩的身体与他的手指,与此同时,孟浩眼前的整个世界,在这一瞬,也如同凝固一般,居然出现了重叠虚影。

  在这需要内,有阁楼,有山峰,有这四周的虚无,还有在这阁楼内,那身影上,出现的重叠之身!

  那身影的目中第一次,瞬间‘露’出了骇然与难以置信,更是张开口似要发出凄厉的惨叫,但却还没等传出,他的身体就如被整个世界的重叠之影**束缚,竟无法动弹丝毫。

  就在这一瞬,孟浩向前迈出一步,右手抬起时,拇指在中指指肚上一划,立刻他的中指出现伤口,流下了鲜血,使得其中指在这一刹,如成为了血指!

  此术,正是孟浩获得了血仙传承后,烙印在脑海中,不需要戴上面具,就可以展开的三式神通之一。

  只不过此术所需修为之力太大,故而孟浩暗中尝试之下,如今他只可以展开血指,至于血印以及血杀界,他还无法将其展现出来。

  可就算是如此,血指数万年第一次再现南域,本身就已极为强悍,在加上孟浩与血仙传承的阵法内,已学会了凝聚修为之力不外散,故而这一指,配合他完美筑基的三座道台,就算是各个宗‘门’的道子遇上,也会震撼。

  此刻随着孟浩的临近,他的右手中指直接按在了那诡异身影的眉心,向下猛地一划,一声凄厉的惨叫蓦然传出,那诡异的身影此刻身体颤抖,一道巨大的血‘色’豁口,从其眉心出现,足有一尺多长,从伤口内有大量的灰‘色’气息不受控制的散开,它的身体更是在这一刹,恢复了行动,猛地倒退,瞬间就从孟浩所在的二层阁楼急速倒退。

  孟浩没有丝毫迟疑,迈步直接追出,看着那身影此刻快速前行,他双眼忽然闪动了一下,这四周太安静了,寂静的近乎诡异,孟浩没有继续追击,而是沉‘吟’片刻,回到了阁楼内,右手一拍乾坤袋,取出如意印,灵力入内,顿时感受到了传送征兆,内心略有放松,没有选择传送,而是冷眼看向阁楼外,若有什么风吹草动,他会第一时间离开这里。

  时间不长,此地四周山脉,赫然有一声凄厉的惨叫传出,很快的,这惨叫声接二连三,竟传出了五次!

  甚至其中有三人,竟是不知之前藏身在何处的青罗宗**,他们在惨叫中,身体瞬间枯萎,如被吸走了血‘肉’,整个人化作了人皮落在了地上。

  这一夜,注定不会继续安静,随着不少筑基散修的惊醒,随着青罗宗出动了不少**,直至天亮,才使得此地恢复过来。

  很多人亲眼看到,那残杀了三个青罗宗**,还有两个筑基散修的,是一道残破的身影,这身影最终被青罗宗的长老**,算是给了众人一个‘交’代,此后数日,果然不再出现筑基修士莫名其妙死亡之事,渐渐也就无人在主动谈起此事。

  时间一晃,孟浩来到青罗宗,已有六天,此后几日,孟浩始终谨慎,但却没有人来寻什么麻烦,直至在这第七天的清晨,阵阵钟声回‘荡’间,一个明朗的声音,传遍万山内居住的所有筑基散修的耳边。

  “诸位南域道友,你等已获罗地丹,履行约定之日已到来,若能帮我青罗宗获得所需之物,还有更多罗地丹相赠!”随着声音的出现,回‘荡’之时,一道道长虹从四周山峰内飞出,此地所有的筑基散修,都一一飞出,孟浩也是如此,站在半空,冷眼看去。

  从青罗宗千山之地,赫然有数十道长虹呼啸而来,更有一片片青‘色’的十丈罗盘飞出,环绕半空。

  其上大都存在三五人,穿着青罗宗道袍,其中大都是凝气,可筑基修士也有不少,每一面罗盘都有一人。

  只是那些凝气**,一个个都面‘色’难看,更有焦虑之意,可却不敢违抗宗‘门’之意,他们都是宗‘门’内的外‘门’**,但资质都是寻常,稍好一些的,不会被派出。

  紧接着,从青罗宗百山之内,飞出了十片紫‘色’的百丈罗盘,每一面罗盘上,都盘膝坐着一人,那叫做韩贝的‘女’子,正是其中之一,至于其他九个盘膝坐在紫‘色’罗盘之人,有男有‘女’,一个个都是神采飞扬,显然都是宗‘门’轿子。

  飞出时,漂浮在半空,更远处,三面千丈大小的金‘色’罗盘,也随之而来。

  罗盘上,盘膝坐着三人,其中二男一‘女’,除了陈长老外,其他二人则是中年的模样,三人神‘色’冷漠,散发着属于结丹的修为‘波’动,刚一出现,就立刻吸引了所有的目光。

  更是在这三面金‘色’罗盘后,还有一面反倒略小一些,只有几百丈大小的紫‘色’罗盘,在那罗盘上,赫然盘膝打坐一个紫袍老者。

  这老者脸上有一块黑‘色’的胎记,使得其原本仙风道骨的模样被破坏,看起来有些狰狞,可在此人出现的刹那,却是让这八方天地,仿佛都为之一暗。

  可孟浩的目光,却不是看向这老者,而是望着此人身后,一面缓缓而来的巨大罗盘上,数百修士里,一个身影寞落的‘女’子。

  在看到这‘女’子的一瞬,孟浩想到了当年的月光下,那回眸的身影,耳边仿佛又回‘荡’起了当年的声音。

  “我去过养丹坊,你送我的第一粒养颜丹,不是你换的。”

  许师姐——

  以往都是7点就起来了,可两天的疲惫,使得今天起的晚了,所以更新也就晚了。

  请大家见谅,今天耳根拼了继续爆发,道友们,你们说今天希望耳根更新多少?四更?五更?还是……一如昨天前天,再次爆发六更?

  只要你们要求,耳根必定做到!!

  这七天,我会拼了爆发,不以月票换爆发,而是以爆发去换月票,去换订阅……

  道友们,我已拼!!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无双小说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欲封天,我欲封天最新章节,我欲封天 79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