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法形容那一声嘶吼内,蕴含了多少滔天的煞气,这煞气之强,竟在这吼声传遍八方的刹那,从这三十多岁的修士身上,滋生了丝丝黑气。

  这黑气转眼缭绕,使得此人仿佛成为了从黄泉内崛起之修,他的双目本已闭上了,但在这一刹那,猛的睁开时,此地十万修士全部倒吸口气,他们看到的,是一双如凶兽般,仿佛眼睛里只有死亡的疯狂双目。

  那双眼,是赤‘色’的,那目光,蕴含了难以形容的疯狂,似乎从这一瞬开始,这已经不再是一个修士,而是成为了魔!!

  他的修为尽管只是筑基后期,可要知道此人之前,分明只是筑基初期,这种程度的爆发,立刻在这十万修士心中,如回‘荡’了天雷。

  这天雷的轰鸣,使得四周一片寂静,所有的目光,都凝聚这魔神般的修士身上,就连其旁负责拍卖的中年男子,也都愣了一下后,倒吸口气,神‘色’‘露’出骇然。

  因为,这修行紫气西去功法的青年,他尽管看起来如疯魔,煞气滔天,双目赤红如失去了神智,可偏偏他的双眼内,却是‘露’出一股平静。

  这平静,要比疯狂更可怕,因为这代表着,他尽管充满了煞气疯狂,但他却没有丧失心神!

  更是在他的身上,此地的十万修士,全部都可以清晰的看到其体内‘药’粉的一切变化,他们亲眼看到了这‘药’粉此刻已完全融化,而仅仅是这丁点‘药’粉,就拥有此刻程度的变化,如果是整粒丹‘药’……

  粗重的呼吸瞬间从众人口中传出,内心浮现的答案。使得此地十万修士,双眼的目光直接浮现骇然之芒。

  “这……这是什么丹!!居然如此惊人!!”

  “此丹……此丹只是一些粉末,竟都可以让一个修士有如此变化,这仅仅是一些粉末,若是完整吞下。又会如何……”

  “可以让人疯狂,‘激’发体内一切潜力,融了丹海道台,散出绝命杀机,这……这丹‘药’,这哪里是什么毒丹。这是一枚可以在关键时刻,让人保命的绝丹!!”

  “毒丹,毒丹……任何一个丹师一生中,都会去尝试炼制毒丹,可毒丹无方,此丹……此丹……”

  “你们看重的是这丹‘药’的效果。可老夫关注的,是这丹‘药’到底发挥了几成草木之力,仅仅是‘药’粉都如此,我断定这枚丹‘药’,最少也是发挥了其草木五成之力!!”

  “五成……莫非这是主炉炼制的毒丹……”

  整个拍卖场,在这一瞬如被炸开,议论之声疯狂而起。已然几乎与筑基天出现时一模一样!所有人的目光,都刹那间凝聚前方的黑‘色’丹‘药’上,更是在这一瞬,有人看到了那丹‘药’上,雕刻的一个鼎!

  “有印记!”

  “那是……一尊鼎,这丹‘药’上有一尊鼎!”

  “这定是丹师自身的烙印,也唯有对自己满意之丹,丹师才会在上烙印下独属于其自身的印记,鼎……我从未听说哪个丹师以鼎为印记!”

  “我要求拍卖场,测试此丹的草木之力。发挥了几成!!”

  “对,我们要求拍卖场测试!”随着声音的传出,随着整个拍卖场的气氛,在这一刹那重新崛起,那负责拍卖的中年男子深吸口气。他怎么也没想到,筑基天之后,居然又出现了这么一枚让此地陷入疯狂的丹‘药’。

  眼看这十万修士纷纷提出测试的要求,这声音越来越强,中年男子再没有丝毫迟疑,右手抬起一挥,立刻从其旁的光‘门’内,就走出了两个老者。

  这两个老者,白发苍苍,正是紫运宗丹东一脉的老资格丹师,负责这一次拍卖会丹效测试,他二人的走出,那中年男子态度立刻带着客气。

  这二老神‘色’傲然,看都不看下方十万修士,其中一人右手抬起一把抓住了丹‘药’,目光扫过那鼎的烙印时,还有一抹不喜,在他认为,丹师不到主炉,是没资格在丹‘药’上留下印记了,若非是此刻众人关注,以他的‘性’格,定会直接将这烙印抹去。

  此刻带着不悦,这老者将丹‘药’放在鼻间闻了一下,这一闻,他身体忽然一震,双眼‘露’出无法置信,猛的低头仔细的看去,越看越是心急,渐渐身体都颤抖起来,双眼猛地睁大,‘露’出无法置信。

  “这不可能……不可能有这样的丹‘药’,这不可能……”老者失声喃喃,他的声音传出,被四周十万修士纷纷听到后,一个个立刻呼吸急促,他们无法想象,到底这丹‘药’是什么品质,居然让一个老资格的丹师骇然失‘色’。

  这丹师身边的另外一个老者,此刻猛的迈步走到近前,也仔细的看了看,又闻了一下,渐渐双眼‘露’出奇异之芒,如要看透这丹‘药’的内部,可很快的,他就面‘色’苍白,神‘色’中‘露’出不敢置信,更有骇然。

  “这……这是……”两个老者相互看了看,都看到了彼此目中的强烈骇然,他们身体颤抖,呼吸瞬间急促。

  “两位丹老,此丹……”

  “此丹不能卖!!”这两个丹师几乎同时出口,声音回‘荡’的一瞬,整个拍卖场,轰然嗡鸣。

  “为什么不能卖,我们要的是测试,莫非紫运宗的丹拍,千年来要首次出现不拍!!”

  “按照丹拍的规则,我们可以要求测试,如今还没测试出结果,就提出不卖?”

  “我们要测试的结果,此丹……到底具备几成草木之力!”

  随着十万修士声音的回‘荡’,尤其是小胖子那里,更是大声嘶吼,那负责拍卖的中年男子面‘色’变化,这种事情他还是第一次遇到,此刻正焦急时,忽然的,在他身边,竟于这一瞬,直接又出现了一面光‘门’。

  从光‘门’内,赫然走出了七人!

  这七人一出,那中年男子立刻面‘色’大变,连忙抱拳深深一拜,至于那两个老丹师,也是神‘色’极为恭敬,抱拳拜见。

  四周拍卖场的十万修士,也瞬间安静下来,可一个个却是睁大了眼,‘露’出震撼,因为他们几乎瞬间就认出,这七人……竟全部都是紫运宗丹东一脉的主炉!

  甚至每一个的名字,他们都如雷贯耳,此刻纷纷心神震动时,这七人竟直奔入魔丹而去,其中一人右手抬起一把拿着丹‘药’,仔细的看了看后,右手一颤,神‘色’‘露’出震撼。

  这震撼虽说刹那就被隐藏,可此地十万人万众瞩目之下,还是被人捕捉,而能让主炉震撼,那些看到这神情的修士,心底已经如十万雷霆同时轰鸣。

  “我紫运宗丹东一脉,历次丹拍,只有一次可以为诸位测试完整‘药’效的机会,你们确定,要用在此丹身上?”那拿着丹‘药’的主炉丹师,缓缓开口,目光扫过下方十万修士,看到了一个个目光后,他暗叹一声,将入魔丹送出漂浮在半空,自己则盘膝坐下。

  其旁另外六人,也分别神‘色’凝重的盘膝,七人将这入魔丹环绕在内,同时双手掐诀,立刻在七人面前,出现了七个不同的丹炉,任何一个丹炉,都是品质超绝!

  “点燃一尊丹炉,代表一成‘药’效,此事公平,因丹拍所卖之丹,所炼之草木,都来自我丹东一脉种植,除非是此丹非在我丹东一脉炼制,否则的话,定可测出‘药’效几成。”

  话语传出时,在这十万修士万众瞩目下,这七位声名赫赫,德高望重的主炉丹师,一个个闭上了双眼,一股丹香刹那弥漫四周,朦胧之意扩散的一瞬,一尊丹炉刹那明亮,紧接着,第二尊,第三尊,第四尊丹炉,全部亮起!

  “亮起四尊,代表可发挥草木之力四成……”

  “原来才四成,不如之前的筑基天,不过那筑基天因有对比,故而可以轻易辨认出‘药’效,可这毒丹没有同类之丹比较,所以看不……恩?”四周议论之声刚一出来,瞬间如被掐住了脖子,竟刹那一片死寂。

  这一刻,十万修士呼吸都近乎停滞,一个个神‘色’震撼,呆呆的看着第五尊,第六尊,直至第七尊丹炉,在这刹那间,全部明亮!

  “七……七成?”

  “莫非是主炉所炼,这……这……”

  “这不是七成,若有第八尊丹炉……”在这些人轰鸣时,那七个主炉丹师面‘色’大变,心神轰鸣的一瞬,忽然的,从光‘门’内,竟走出了三位丹师,也赫然都是主炉,这三人神‘色’严肃,带着凝重迈步而来,刹那坐下后,释放了自身的丹炉。

  可他们的丹炉几乎刚刚出现,就瞬间明亮了一尊,这是第八尊丹炉,紧接着,第九尊,直至第十尊丹炉,在这一瞬,刹那明亮!

  十尊丹炉,齐齐光芒滔天,这一刻四周反倒没有了嗡鸣,因为这里的十万修士,已全部呆在了那里……

  至于测试丹‘药’的那十个主炉,此刻也都一个个呆滞,脑海轰鸣,一个个呼吸急促,眼中‘露’出此生从未有过的震撼,呼吸急促,面‘色’全部瞬间大变。

  疯狂了,此地十万参与丹拍的修士,在这一刹那反应过来后,哪怕是脑海嗡鸣,可他们赤红的双眼,粗重的呼吸,可以看出,他们……疯狂了!

  十成丹‘药’,堪称绝品,古往今来,丹拍中从未出现!

  那之前的筑基天,与这入魔丹比较,完全是一个地,一个天!

  -----

  第一更送上,兄弟姐妹,祝大家端午节快乐,有粽子吃没?没有的来耳根家,哈哈,耳根请吃粽子。

  有粽子吃的,记得吃一个给俺一张月票啊,求保底月票...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无双小说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欲封天,我欲封天最新章节,我欲封天 79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